www,84859.C0m:北京大兴国际机场

文章来源:钓鱼人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25日 18:20  阅读:4774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家过年这次过得非常平常: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;腊八粥,喝几天,哩哩啦啦二十三;二十三,糖瓜粘;二十四扫房子;二十五,冻豆腐;二十六,去买肉; 二十七,宰公鸡;二十八,把面发; 二十九,蒸馒头;三十晚上熬一宿;初一、初二满街走。我们家好像就是看着来过的。

www,84859.C0m

我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,买的定是不行,不实用不说,还没心.苦思冥想后,我决定亲手做小首饰。一些零钱便能买来的铁丝,一把家家户户都有的钳子,几瓶妈妈昂贵的指甲油就好了。又粗又硬的铁丝在我指间跳跃,钳子和铁丝跳着华尔兹,铁丝的皮鞋踏破了我的皮肤,于是,华尔兹变成了拉丁舞,血红色的舞裙时起时落,钳子先生挺着直直的腰板,是不是要让铁丝来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,定出个美丽的花绪,他们似乎累了,铁丝也定出个行来,我这才意识到,这礼物太寒酸了吧。我一下子没了兴趣,像只趴趴熊,无精打采的发呆。但最终,我又想通了,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。只要我和老魏,情比金坚,这礼物又算什么?于是,几瓶指甲油不停地变幻,像神奇的魔法,一个漂亮的小首饰。但我又担心老魏不喜欢这个形状,我又费了好大的劲,做了七八个让她来挑。

生活中,我认识了很多人但这个人最与众不 同。 妹妹五岁了,她天真活泼,机灵顽皮,非常可爱。一天中午,我和妹妹在床铺上玩。她歪着脑袋,右手拿着一根红色的小塑料管,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调皮地对我说:‘‘姐姐,咱们俩用这根管子吹气,比谁的气力大,好吗。’’我连忙答应了她,语音刚落,我们俩就个含着吸管的一头,同时吹起来。尽管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,却吹不过她。我偷偷瞧一眼,只见她偷偷一笑,红红的嘴唇紧紧地抿着,好像在说:‘‘你吹不过我的!’’难道妹妹真的这么大的气力?我就不信!于是,我更加使劲儿的吹起来。我憋得脸红脖子粗,嘴巴都吹疼了,而妹妹却冷不防伸出小手,在我鼓得溜圆的腮帮上一捏,于是我‘‘ 扑哧’’一声笑了。这是,我突然看见妹妹那边管头上,明显有几个深深的牙印,我才恍然大悟:原来她是把 管子咬死了呀!我怎么能吹过她呢?我吐掉管子,伸出装作打她,妹妹一闪身,一下子跳下床,掀起门帘,跑到厨房里去了。‘‘ 咚!’’的一声妹妹撞在了正做午饭的妈妈身上。妈妈生气道:‘‘你怎么了?到处乱撞!石头人一样重,要是小孩,非让你压成肉饼子不可。’’妈妈说:‘‘起来,起来 我还忙着做饭呢!做晚饭再说。’

他没事了就和我妈谈天说地。有时候我也插上机句,气氛就活跃了。妈妈谈工作,我和爸爸谈留行歌曲。他也不免来上几句,但他的"天籁之音"简直就是要人吐。

这个时候,前面来了辆载满液化气罐的摩托车朝我们飞奔过来,由于路上拥挤,摩托车与我们擦肩而过,妈妈为了不伤到我,用手把我挡住,而妈妈的手被罐子划破了,手指上破了皮,能够清晰的看到肉,血在大波大波的流着,随着雨水一起把地染红了。

如果我是你——父母,我想对你说,不要总是一味的去要求孩子去做什么,生活中,要与他们多接触,真正地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去了解他们贩贩贩

在北京,我们还吃了老北京的特色小吃,有炸酱面、豆汁儿、炸焦圈、炸灌肠、北京烤鸭等。都很好吃啊,就是豆汁儿我喝不惯,觉得味道怪怪的。




(责任编辑:门美华)